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新年征文北平原的风声

来源:太原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德艺
1北平原的风声
  
   那一条条纵横的阡陌通向希望,也通向绝望。
   如果说曾流淌在血液中的文字不够深刻,那么此刻我愿用所有的悲悯与爱憎把昔日的感念重现。
   激情一夕封杀,忧伤却已积郁多年。
   我曾设想如果要我从头走完这条路,是的,就在平原上,在阡陌中。我该从哪里启程,又到哪里停歇。
   看吧,太阳总在地平线上升起
   也在地平线上落下,听吧风在吹,不同季节的,冷热温凉的风
   所谓的尽头,从未有过尽头。
   旅途上,谁与谁甘苦与共。
   看吧,那条条或白杨遮茵或绿柳冗杂的林荫路
   春夏秋冬,你该背着书包一路蹦跳,还是骑着单车身傍佳人或是搭着动车一路风尘
   走向远方
   远方,路还在脚下,却从不曾为谁封过尽头。
   要么抵达停泊的异乡,要么重返故土。
   还好你只是远行的游子,他乡的过客,否则从哪里寻一培熟悉的沃土根植你这陌生的种子
   看吧,太阳总在地平线上升起,升起又落下
   听吧风在吹,你的尽头却从来不是尽头。
  
   山川,河流,桃花林,玉米地,小麦,油菜花,高粱,大豆,池塘,水库,湖泊,公路,隧道,椰枣树,瓜果,蔬菜,稻田,白云,黄土,电线杆,阡陌,村落和城市以及一些飞飞停停的候鸟,一些或忙忙碌碌或悠悠闲闲的人们春夏或秋冬。。。
   一列大巴从平原的尽头驶来,再到另一个尽头淹没
   我是车上的人
   从不曾在那里停歇,从不曾在这里止步
   风依旧吹,太阳依旧从地平线上升起。。。
  
   2雏菊和浅石滩的少女
  
   身着长裙的少女
   纯白色的衣装
   手支着头坐在浅石滩上
   有风吹过野草间绽放的雏菊
   淡蓝色的雏菊
   我不曾记起远方是否有羊群经过
   流沙在背风的河湾撕裂一弯新月状的荒芜
   回首时,雏菊依旧雏菊
   少女依旧少女
  
   3老人与狗
  
   秃顶的瘦骨嶙峋的老人领着狗从旷野的阡陌经过
   那是一只毛色纯白的小狮子狗
   白的像我们曾设想过的故事中的白发
   牵引着的锁链以及脖颈上的项圈
   试图向人诉说某些温柔背后狂暴的陷井
   总有一些神秘的方式维系忠诚
   兽性的慈悲往往生人勿近
   它时而向前欢快奔行,时而向后方草丛里猛嗅
   似乎不太自由而又渴望挣脱束缚
   然而却只能自甘在项圈与绳索间屈从
   老人的手不疾不徐的牵拉挑拽
   调教的耐心连最后一抹夕阳都暗淡失色
   他们走向远方
   逐渐消失在炊烟升起的村落
   当故事定格
   你放眼的宁静中一个黑黑的鸟巢在村庄中某颗高树上突兀的生成。
  
   4火车
  
   一列火车呜咽着从平原上穿过带着浓重的青烟
   在铁轨旁,草木上激荡起一股劲风
   那些田野和阡陌,村庄和白云
   逐渐远去
   若有一种存在可堪承载这挥不掉的一痕黑墨
   便是光阴里划过的惊叹
   像在人间消失的炮弹
   把山川洞穿河流横贯
   那时,农人在田间劳作
   成熟的金黄的小麦等待收割
   布谷鸟在荷塘边鸣叫
   那时,静柳低垂
 西安治疗癫痫病要花多少钱  飞燕在民居的屋前徘徊
   那时阳光都带着淡淡的麦香和浓重的泥土味
   那时连电杆都成了不可或缺的点缀
   像是见证存在与永恒,指引命运和奇迹的路标
  
   5雪野
  
   "世间万般皆沉眠,唯是冷暖最消磨
   游子不知身是客,一任沧桑刻眉间”
   北平原的雪是难以触碰到的温柔
   当北风萧瑟,候鸟南徙郑州癫痫病医院哪些,花草树木早已凋残
   才飘飘洒洒,姗姗来迟
   那时,四野无人
   天地仅余空蒙一片
   连你在旷野找寻的步履都渐渐被风雪掩埋
   那些生在阡陌边的树不曾记起来时的路
   只有远方的村落是这纯白世界中最后的鲜活
   有一种宁静太过纯粹,纯粹的会让人的内心亢奋
   试图战胜一些莫名的惊恐
   你忍不住想要呐喊
   抑或忍不住想要放歌
   最初的世界
   人间唯余清冷,形与色皆为苍白
   最后的世界
   动与静,寂然明灭无声融合
   阴霾散尽,日光普照
   你是独有的耀斑
   你是独有的风情。
  
  
   6雨落
  
   为淋一场北平原的雨
   你可能为此预谋许久
   你把自己设想成生在荒原的主人公
   在旷野冒着风雨前行
   或许有时需要一把小伞
   到陌上赏一场雨景
   消弭多年的困顿放空狭隘封闭的思绪
   阿廖沙和娜塔莎又或者艾莉丝,伊莎贝拉都曾在这样的荒原幽居
   灌木丛和荆棘林,河湾,溪流以及一些说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是故事中常有的点缀
   可这毕竟不是故事
   北平原的雨与你设想的不同
   那时,村落与阡陌井然有序
   河流从生满农作物的谷地旁悄然流过
   世界并非如此荒芜
   万物生机勃勃
   野芳郁郁葱葱
   轻烟凝碧浅露雕翠
   你的念想是彼岸的桃花在风中凋落成诗刻线装的风流
   她的岛屿亭台楼阁
   我的江山兰舟明月
   都只是一场恍如昨忆的旧梦
   沉醉时发人深省
   清醒处烟雨朦胧
   不过一场别离一场相逢
   若要从头百般滋味
   让吾一人领受
   好吗
  
  
   7花海
  
   为消弭一场暗香
   那个人曾站在沉沦的缺口
   任风中蔓延的纯情延缓探索真理的脚步
  
   可不曾有人
   不曾有人填补空缺
   在落英缤纷的春日
   到陌上,陪我看一场花海
  
   嗯,她有如梦的长裙,如瀑的黑发
   头戴金色花冠
   在海浪中穿梭
   任时光流转,蜂蝶轻唤
   我们在陌上重逢
   也在陌上分离
   她有她的理想我有我的方向
  
   只是那花海无端为谁绽放一世的温柔
   然后任荒芜代替世郑州癫痫医院那家好间这所有
   直到花朵全部凋零,海浪随风流走
   轻梦随雾散去
   我等的人还没有来
   只好叹息着
   轻轻抚摸着
   轻轻抚摸着那消逝的虚无在陌上独自离去
  
  
   8幻灭
  
  
   一座孤坟矗立在北平原上
   没有墓碑
   多年不曾有人吊祭
   有些人活着就有太多争议
   死去亦有太多非议
  
   谁不愿分风光
   谁不愿潇洒一生游戏人间
   谁不愿平步青云风流倜傥
   谁不愿死后风光大葬
   我说人
   死后一切都是幻灭
  
   可看到春花秋月扑满坟头
   溪流寒鸦老树落花
   可看到京城名媛往返下乡
   越野奔驰宝马
   可听到风声过耳青烟滚滚
   如今这里
   土葬早已换成火葬
   到头来不过痴人说妄
   这才是真的幻灭
  
   我们活着从不奢求永生
   我们奔波忙碌欢乐愁苦
   我们聚少离多勤奋务实
   我们自给自足毫无愧疚
   我们吵吵闹闹相伴到老
   我们知道太阳升起,终究会落下
   过了寒冬会有迎春花
   我们知道知道活着
   活着有这么多人真好
   这不是幻灭
  
   我喜爱的人只想看到你多笑一笑啊
   往事都让它随风去
   让我们为这坟头拘一些土
   添一束野花
   愿爱的种子散播天涯
  
   你从不曾绝望
   从不曾幻灭
  
上一篇:青衣最美
下一篇:我的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