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有你有我

来源:太原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儿童文学

清明,本该是祭祖扫墓的日子,我却不想把心思沉在回忆里。故去的亲人,就让那些疼痛远离悲泣,把缕缕微笑绽放在心底。

选择泰宁仅仅因为同学罗三番五次的邀请,可又不想打扰与她,便想着通过旅行社游历一下三明,不曾想在网上一查阅,找到这处国家五A级风景区。大金湖、上清溪、玉华洞、寨下大峡谷二日游,就这样盘桓在我心头。借着清明的假期,正好带着臭小子去探奇,何乐而不为呢?

三号接到儿子后,问了一下他返程时间,便估摸出行时间。午饭后,安排好小子,便利用上班的时间差,到旅行社办好了相关手续。预计四号早晨六点四十五分,准点到福州大剧院门口集合。

也许泰宁这恬静的小女子过于害羞,也或许泰宁这多情的小女子还沉浸在思祖的哀思中,不肯过早接受我的造访,在四日晚上以电话告知,因大雨磅礴,行程更改,具体情况,视天气而定。有些低落,也有些沮丧,看来,我的没心没肺老天都有些不容了。好在四日晚接到通知,五日照常出发,无论刮风下雨。

走过三月的四月有些按拿不住,悄然地把一畦畦田土染成青绿。更有些花儿,顾不得春寒料峭,你争我抢,莺莺燕燕,或红或白地开了。只是蝴蝶儿不曾飞进我的眼帘,因为雨,五日早晨出发就问题重重。先是疑虑雨大行程取消,后是四日晚睡得太晚,导致五日清晨一觉睡到自然醒,差点误了集合时间。幸亏我训练有素,在不到半小时时间内把臭小子从浑沌中叫醒,并连拖带拽地把他弄到了集合地点。嘿嘿!居然还早了几分钟,抢得先机,几乎第一个登上了开往泰宁的旅游大巴。

一路上半眯着眼看窗外的风光。因为雨,大气层较低,形成的雾一团一团地绕在山腰,远远地望过去,如入仙境般飘缈。车行进在高速路上,导游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二日的行程,就把宁静还给大家。四个小时的旅途虽然有些累,但却让人欣赏到了山青云绕的神韵。我不由地想起了尧,他曾说要在这个春天到福州来采风,而我也曾欣然答应他陪他踏青,可如今我们的友谊却因一场酸雨而烟消云散,心情便忽地暗了下来。哎,这样的春日,这样的春景,该是何等浪漫,何等诗意啊!我的朋友,就让我代替你,去采这仙境的绿,去踏这红尘的青。如果还有缘,我会以一首诗,或一篇文,来祭奠那些曾经的美丽,纯真的友情。

思绪在这一刻恬静而安逸,我收回目光,望了一眼身边熟睡的小儿,心情又豁然开朗了。再过二年,这小子就该成人了,陪在我身边的日子也不会多了。人生也不过如此,聚散终有度,即使是亲人,相处了一辈子,也总有放手的时候。尧走了,并不能代表什么,只是十字路口的一个转身,潇洒而美丽。好吧,如果年底没有大的变故,我就带小子去欣赏北方的美丽,去体验那银白的世界,童话的旖旎。相聚的时日就得好好珍惜,将来如果分散了,也不会怨天由人。

车依然在高速路上飞驰,车上的旅客也渐渐进入了各自的梦乡,一车恬静,一车安逸。我不知不觉也进入了无意识状态,只偶尔睁眼望一眼窗外的世界。依然是一片春绿,依然是一片迷离,烟雨蒙蒙。也不知什么时候,小儿用胳膊捅了我一下,说:“妈,下雨了。”我看了一眼窗外,笑了笑,说:“下吧,我带着伞呢!”

车到泰宁已是上午十一时三十几分,雨是真的下了,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导游告知我们,原定午饭后的竹筏漂流因为水位上涨,已经关闭,行程也因此改变,先去寨下大峡谷观光,别的景点,等当地旅游局通知再定。

出门在外,自当不可逆势行事。既如此,就随遇而安吧!

寨下大峡谷,俗称“丹霞洞穴博物馆”,具体内容我记不大清,顺观光道往山里行进,一开始并不曾为它所吸引,而当我们行到它的腹内,我不由得感叹,这丹霞地貌还真有些与众不同,它的每一座山似乎就是一块完整的大石头,光滑而柔润。大石头上并无过多植物,只附着一些苔藓之类的绿被。大部分石头呈黑褐色,突兀地耸立在树木与竹林的青绿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更为称奇的是,这些石头上面有许许多多半圆或圆的大大小小的洞,这些洞,因为不曾受到雨水的侵蚀,呈浅红色,与黑色的石头外壳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们行进在这石头组成的大山中,不得不感叹大自然鬼斧刀功的神奇。小子说,丹霞地貌的形成是亿万年前地壳运动的结果,亿万年前,这里还是汪洋大海。这些石头那时就在海里面,那些大大小小圆或半圆的洞就是在海底形成的,只要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当年海水的流向。确然,在小子的指指点点下,我也多少能猜测水流旋涡的能量,以及因它而凹陷的巨石。如今,它们一并从海水中升腾,与蓝天白云为伴,携青绿入梦,揽花香吟赋。这样的温馨,这样的浪漫,该是何等的美丽。

走在这青绿的春天,我已经找不到小我,我眼里所看到的是巍峨,是雄壮。当然,也有青绿,更有春软。徜徉在这样的春色中,我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说起不开心,呵,还真有不开心的呢!因为雨,我们可是一手打着伞,一手拿着相机,手忙脚乱地拍摄这人间仙境呢!这老天爷恼我没心没肺,故意让我难堪,不让我敞开心性地玩。不过,没关系,我来了,我带着一份纯,一份真来了,我把我的爱奉献给你,也从你的怀抱里汲取快乐。换句话说,这样的不开心也是一种快乐。你瞧,那些因雨而奔腾的山洪,因雨而倾泻的瀑布,无一不是我拍摄的对象,我知道,我不能和他们一起奔腾,但我可以把他们的影像带回家,存于脑海,若干年后,当我不再拥有健壮的体魄,我还可以拥有回忆。

因为贪,我和小子跑得太快,把同团的旅伴甩得远远的。当我们欣赏完所有的景观回到原点,居然没看到一个旅伴。正当我们乐不可支地戏说他们还在半山腰时,导游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在哪里,我极其自豪地告诉她,我们在公园门口等他们。不曾想,导游说所有的旅客都已返回了大巴,就等我和臭小子了。晕糊,原来他们压根就没有走完全程,让雨给淋回去了。看来,怕苦可是欣赏不到美景哦!所幸我家小子还能吃苦,陪我走完了这艰辛的旅程,看到了泰宁最美的风景。

第二日的行程因为阳光而变得美丽异常。大雨肆虐了一晚上,终于肯让位于阳光。我们这一群在阴雨绵绵来到泰宁的逐美者,满脸笑意迎接这春阳的明媚,在导游的带领下,开始挺进大金湖。

说起大金湖,留给我最大印象的不是那金色的湖,而是大金湖环绕的大山中的甘露寺。镶嵌在巨石里的寺庙并不大,如同大山抱起的孩童,虽位立天地之中,却不曾受风雨侵袭。母亲,伟大而慈祥的母亲,用她的身体为她的孩子撑开了一片天地。你看,那黑黑的石头外壳不就是母亲的浓密的长发,那凹陷的圆洞犹如母亲双臂环抱安琪。

船在大金湖上游动,我没有过多地拍摄船外的风光,而是跟同船的台湾同胞闲聊。缘分吧,我一直向往去宝岛台湾,可苦于通行证不曾办好,今年五一也难以动身。(因住外地,没时间回户籍所在地办理相关手续。)不曾想,这次泰宁之行居然交了几位来自宝岛台湾的朋友。大金湖的游览便从自然景观转向闲聊,聊两岸的人文风情,聊两岸的自然风光,聊两岸的发展、共进,以及和谐。船每到一处景点,我们便停止闲聊,上岸观光。而后,回到船上,又继续我们的闲聊。这一路行来,亲情、友情,大爱、小爱,意语缱绻,唇齿生香。

游过大金湖,导游告诉我们午饭后去大清溪漂流,正当我们欢欣鼓舞时,导游又告知我们玉华洞去不了啦,时间不够。车上的旅客一下子炸了锅,大家伙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说去大清溪,舍玉华洞;有的说去玉华洞,舍大清溪。更有二者都想兼顾的。我,当然想二者兼顾,可是我也深知这二者间相距太远,半天时间还真不能顾全。因为上清溪漂流是含在行程中,而玉华洞是自费,所以舍玉华洞是必须的了。人生不也如此吗?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时,我们就必须有所取舍,也许遗憾,可遗憾也是一种美,尽管这种美,美得让人心疼,你也必须承受。尧,我的朋友,我的转身并非无情,我只想你幸福、快乐、平安,至于我,我已经回到文字的怀抱,拾捡馨香,成长诗的美丽,诗的优雅。

一小时的辗转,到大清溪,再次接到台湾同胞的邀请,乘坐同一只竹筏,开始我们这次旅行的最后行程----大清溪竹筏漂流。

对于竹筏漂流,我原本不抱太大的希望,以为只是顺水而下,无外乎看看两岸的风景。不曾想,这泰宁上清溪的风光给了我太多的惊奇与欣喜。沿溪水而水,竹筏时而快时而慢,快时水波游荡,浪涌飞花。梢公的竹梢一竿插到底,小筏儿顺势而下,如离弦之箭,惊起一波水浪。缓时,溪面宽阔,溪水深沉,竹梢只得收起,任溪水缓缓推波,慢悠悠,意幽幽地往下行去。两岸的风光随着竹筏的探进而变幻,展现在眼前是特色的丹霞地貌。外黑内红的巨石以它独有的丰姿呈现在我的眼前。此时此刻,我除了惊讶与赞叹,已经无法用文字来记述这人间奇景。手中的相机忙得不亦乐乎,顾不得仔细取景、调焦,稀里糊涂乱拍一通。那四位台湾同胞也比我好不到哪去,手忙脚乱地拍摄。不过,忙归忙,我们仍然忘不了交流旅游心得,偶尔闲下来,我们还一同唱起《纤夫的爱》。当我用川音模仿于文华那句“妹妹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逗得大家伙笑声一片。这样的山水,这样的人和,又岂是小小风雨所能阻隔断的。我们原本同祖同宗,我们有着同样的血脉,我们说着同样的乡音,我们就是一家人,只不过离别得太久,彼此有些模糊。可只要我们聚在一起,我们就心相映,情相牵,笑语欢歌。

短短二个多小时的漂流结束了,我们也该踏上归途,各自返回自己的住地,开始新一轮的打拼。别了,上清溪;别了,泰宁;别了,我亲亲的家人。我会在我的文字里刻印一幅美图,图中有山有水,有梦有歌!还有一串相思,有你有我!

西安看癫痫那里好吉林市看癫痫医院哪家强武汉专业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