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天惶遽,地惶遽

来源:太原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微散文

天惶遽,地惶遽,

我家有个夜哭郎,

过路君子念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光。

去年八月底,送孩子去海南上学,飞机落地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海南天黑得晚,路边的树都不是太高,顶多五六米,几片大叶子下边转着圈地挂了很多椰子,乍看跟脑壳瓜子似地。

第二天,同学领着我们仨在海口兜了一成天,没有感受到哪好玩,倒是走到哪城市以为地表热烘烘的,让我想起“热锅上的蚂蚁”是怎么过的?

第三天一大早,同学的司机开着车送我们去孩子的学校,大吉普车后边推满了孩子的行李,个中三个大皮箱是我们一路上拎过来的,别的四个大包,头半个月从大庆直接邮到同学家寄存,车沿着西海岸线上跑了两个多点,一路上看到的大多是成片的庄园却看不到几个干活的农夫,等肚子饿得差不多了时候,总算是看到了人烟,不宽的街面上处处都是骑着摩的妇女,清一色地戴着顶斗笠,眼前蒙着层纱,几多能防点紫外线,街边上稀稀拉拉地有几个饭店,饭店进口处立着一个硕大的电电扇,直径在一米见方,正开足了马力事情,扇出的风也是热风。

吃完了饭,我们直奔学校,海大分校设立在深山老林子里,水泥路面上附一层薄薄的青苔,湿湿地软软地,路边的大树,两仨小我私家也抱不外来,双方的大树上悬挂了不少赤色的宣传条幅,上面的内容有两样,一样是接待新同学,尚有一样就是移动、联通电话每分钟8分钱之类的告白。大树底下成群成队的学哥学姐在热情地辅佐新生们报到、换钱票、找宿舍,每小我私家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

儿子睡上铺,紧挨着门,正对着窗口,晚上要是对堂风的话,也许要凉爽一些,棚顶上尚有两风扇转着么么吹;儿子的下铺是夏门的,大个子,不太爱吱声,一看就是听话的孩,陪他一起来的尚有他爸他妈,出格是他爸说的一口闽南话,细细地怎么都以为中听;跟儿子头顶着头睡觉的是广西的阿廖,他们同学都这么叫他,我也随口,阿廖那孩子人很好,很健谈,你问一句他答三句,他在家排行老四,从初中就开始住校,床上光铺了一层凉席,一看就是住惯了校的“老油条”;硬木板床上光铺一层凉席子的尚有他下铺的海南老大和对铺下床的老六,老大身板状实,听他说他尚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也考了这所学校,只是比他高一年级,严格意义来说算得上他的学哥;老六来自云南山里,个不高,廋廋的,但性格出奇地好,有说有笑,他在这属他最小,可他在家却排行老大,下面尚有好几个弟弟妹妹上初中哩;老六的上铺是安徽的老三,戴眼镜不肯意措辞,我记得好象是九西岳那一带的,没太细探询。

安阳市哪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西安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男性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