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及时感恩

来源:太原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现代都市

  上中学时,我来到县城,住在 学校,一周回 家一次。当时家里很困难,我开销又多, 父母往往被迫东扔西凑,为了供我上学, 外婆把她仅有的收入——卖鸡蛋的钱几乎全给了我。每次我回家,外婆总要硕塞给我好几块钱。而她老人家却不管春夏秋冬总是一身粗布黑衣,顿顿粗茶谈饭。  进入大学以后,回家的次数更少了,日益年迈的外婆天天含叨着远方的我,一到放假就我早点回去。一见到我,她总是高高兴兴地捐开木柜盖,取出专门给我留的好吃好喝,堆了一大桌。有的东西放得太久,已经发霉变味了。我离家返校时,她又一大早提着煮好的鸡蛋来为我送行。每当这时,看着外婆的一头白发、满脸皱纹,我不禁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大学 毕业后,工作了,手头稍宽松,并未能象原来没想的那样按月结外婆寄些钱回去。可以能想到,还没花上我的钱,外婆这么快就走了。  工作了两年之后,我又赴北京求学。外婆知道后,十分高兴。我离家去京的时候,她一直送到村外,没想到,这一别竞成了我与外婆的永诀。我不仅未能带外婆来她向往已久的北京城看看,甚至连她老人家在临终前想见我一面的愿望也未能满足。  到京后的第二学期开学不久, 母亲来信说外婆得了绝症,无可救之药,只得输液维持 生命。就在我考完中考,准备起程回家时,突然传来了外婆去世的恶耗。(星辰美文网)   暑假回家后,母亲陪我来到外婆的坟前,我双膝脆地,点燃厚厚一叠纸钱,想到我那慈样和蔼的外婆就长眠在这片黄土之下,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外婆永远地走了,可我却未曾报答她的恩爱和养育之情。  我心如刀绞!

西安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南昌的癫痫病医院陇南哪治疗颞叶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