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回忆“憨大”

来源:太原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原创歌词

    一、

  

  憨大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憨大是我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小学一年级入学时,数学老师测试他:1+2=?

  

  他答:3,

  

  老师很高兴:很好,那么2+2呢?

  

  他依然答:3,

  

  老师:啊?桌子几条腿呀?

  

  答:3,

  

  老师:凳子呢,几条腿?

  

  答:3,

  

  老师:那你几岁了?

  

  答:3,

  

  老师:你爸爸几岁?

  

  答:3,

  

  老师:你妈妈几岁?

  

  答:3,

  

  老师问什么,他都回答3,老师说真是个憨大。

  

  憨大的名字从此传开,真名几乎被人遗忘,这一叫就是一辈子。

  

  初中毕业之后憨大依靠父亲的关系招干到乡政府成为一名国家干部,到离开这个世界时,依然是乡政府的一名科员。

  

  小时候憨大是我羡慕的对象,他父亲虽然是文盲,但是因为解放前参加过儿童团,解放后便是老革命,慢慢地荣升为公社书记。那时公社书记在村民眼中是了不起的大官,比现在的市委书记还有权。

  

  因为父亲有权,憨大几乎天天有红烧肉吃,每天上学嘴唇都是油腻腻的,令我们这些家里穷、只吃霉干菜、嘴唇干裂的孩子好生羡慕。

  

  实在是经不起红烧肉的诱惑,我便想方设法跟憨大搞好关系。经常利用我的学习优势帮他做点作业、考试给他抄一点答案什么。终于有一天,憨大叫我到他吃饭。

  

  到了憨大的家,他妈妈对我很客气。和蔼地问我:阿勇啊,你最喜欢吃什么,最不喜欢吃什么,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我赶紧回答:阿姨,我最不喜欢吃红烧肉了,我最喜欢吃霉干菜!

  

  开饭时,桌子上果然有一盘红烧肉、一盘霉干菜。我那个高兴呀,三下五除二,一眨眼,一盘红烧肉被我风卷残云吃了一大半,当然霉干菜是纹丝不动。

  

  憨大妈妈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便开口说:阿勇,你不是说最不喜欢吃红烧肉,最喜欢吃霉干菜的,怎么都吃红烧肉,不吃霉干菜呀?

  

  我回答:阿姨,因为我最不喜欢红烧肉,所以恨不得一下子把它消灭干净,眼不见为净嘛;我太喜欢霉干菜,所以舍不得吃,要省下来留着下次吃。

  

  这顿红烧肉过去几十年了,至今想来,依然感觉口齿留香,令人垂涎。从那之后我仿佛再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红烧肉。

  

  二、

  

  有一年的暑假,我和憨大、还有憨大弟弟一起去5公里外的镇里赶集。为了赶早,天没有亮,我们就出发了。

  

  那时的公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我们高一脚低一脚地赶着路。憨大说了一句,这路怎么这么不平啊。

  

  等我们走出2里地,天亮之后才发现,原来出门匆忙,憨大穿错了鞋。他穿了2双鞋的各一只,左脚鞋跟高、右脚鞋跟低,怪不得走路感觉地不平。

  

  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在原地等待,让他弟弟回家取鞋。谁料我们等了半天,他弟弟才气喘吁吁、两手空空地回来。我问他为什么不拿鞋子来。你猜他弟弟怎么回答的?

  

  他弟弟说,家里的鞋也是一只高一只低的,跟他穿的一样的,所以我就没有拿。

  

  憨大只得脱了鞋,赤着脚跟我们赶路,我们都取笑他是“赤脚大仙”。

  

  等我们赶到镇里,集市都快收摊了。正所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集市结束之后已然下午,我们匆忙往回赶。走到半路,突然下起了雷阵雨。

  

  马路上的人都在不停地奔跑躲雨。我叫:憨大,下雨了,快跑!

  

  只见憨大慢腾腾地颠着脚四平八稳地走着,任由雨水打在身上。他还教训起我来:你傻呀,前面是雨,后面也是雨,你跑不也是白跑吗,还白白耗费体力。

  

  我说,你真是个“淋不湿”。

  

  雷阵雨来的急,去的也快。一会儿,雨后初霁,太阳出来了。我们找了块大石头,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晒在太阳底下,人则在树荫下乘凉。

  

  雨后闷热,我们个个都汗流浃背。只见憨大独自站在太阳底下一动不动。

  

  我问:憨大,你在这么毒辣的太阳底下干什么呀,快来树荫下凉快!

  

  憨大回答我说:衣服湿了,在太阳下一晒就干了,你看我汗流满面,汗也不是水嘛,我也想把汗晒晒干。

  

  憨大在太阳下,汗越晒越多。

  

  我说,你个死憨大,真是个“晒不干”。

  

  三、

  

  初中毕业,憨大就参加了工作,而我则不断外出求学,之后又在外地工作,跟憨大的交往便越来越少。当然关于憨大的事迹还是不断地传到耳朵里。

  

  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憨大有一次一个人到北京出差。回来的时候,人家问他这趟北京之行有什么感受。

  

  他回答说,北京真大,宾馆的房间也很豪华,但是他奶奶的,那宾馆里的席梦思垫的被子很厚很软,盖的被子却没有的,害得我受冻了一夜。人们明白原来憨大没有打开服务员收拾好的床铺。

  

  更有意思的是他还带回来一个水笼头。因为那时我们老家没有自来水,还是挑水吃的年代。憨大好心,想解决大家的吃水问题。

  

  憨大把水笼头装到墙壁上,对来看热闹的人说,等我把这东西装好之后,我们大家以后就不用挑水了。可是他东摆弄西摆弄,就是不见来水。

  

  于是他骂开了,他妈的,我在北京的时候,明明装在墙上,一打开就来水的,怎么到了这里就不灵了呢,敢情这东西也欺生。

  

  据说还有一次,一位新任的省领导到憨大所在的乡考察扶贫工作,因为憨大所在的乡是省级贫困乡。这可急坏了乡领导,拿什么来招待省领导好呢,这么大领导什么没有吃过呀。

  

  这回憨大倒出了个好主意。他说领导大腹便便,个个长的肥猪一般,我们不如拿猪食——南瓜叶、番薯叶这些领导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来招待他。

  

  饭桌上,吃惯了山珍海味、第一次吃纯天然绿色植物的省领导对南瓜叶、番薯叶等当地日常用于喂猪的食品大加称赞,连呼好吃。

  

  就在这时,憨大开口了:领导,你觉得好吃就多吃点,南瓜叶、番薯叶我们这里多的很,漫山遍野都是,平常用来喂猪都吃不完。

  

  我还听说,憨大此后的日子并不好过,他喜欢赌博、搓麻将。乡政府工资本来就不高,他赌博、搓麻将的技术又差,结果欠了一屁股的债。

  

  他搓麻将的技术我是见识过一回的,好几年前有一次我回家过春节,刚好碰到憨大等几个老同学,我们便搓了一回麻将。只要一副好牌听口,他的手便会激动的颤抖,于是我们便八九不离十能猜到他要胡什么牌。除非他自摸,否则谁还会给他点炮。

  

  此后我跟憨大的见面机会越来越小,因为他一直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小乡政府工作。今年春节回家,得知憨大已经癌症晚期。我去看他时已经不醒人事,他的末日大限即至。

  

  如今憨大早已化为灰烬,人生短暂,不免令人唏嘘。

  

  谨作此文,算是我对憨大——我的老同学的纪念。

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河南军海癫痫病医院在线安阳市治癫痫病治疗哪家好